彩票平台

“亲友圈”掩盖下的利益输送——浙江省财政厅原厅长,省金融控股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巨炎案例剖析(下)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3-14   字体大小:

  在大多数人眼里,尤其是在财政厅同事眼中,厅长钱巨炎一直比较“清廉”、“严谨”,对待下属非常严肃,不苟言笑。多年来,少有同事或下属到过他家里,他也不会收受同事或下属的礼。但令大家大跌眼镜的是,看似清正廉洁、作风正派的钱巨炎,却在少数亲朋好友那里表现出了强烈的贪欲。

  向其妻妹钱某某的利益输送,就是在钱巨炎这样的心态下发生的。2003年,钱巨炎利用担任省财政厅副厅长的职务便利,将在诸暨老家的妻妹钱某某调至某某银行杭州解放支行工作,并充分利用手中权力,在社保等财政性资金存放上有意为其谋利。钱巨炎回忆道,“我把她调入银行工作之始,就有意识地把她作为一枚“棋子”嵌在某某银行,作为我们获取个人利益的共同通道。”

  此后,钱巨炎利用职权陆续为妻妹钱某某揽取财政存款,使她的“营销费”收入与日俱增。据公诉人指控,2003年至2017年,归入钱某某营销业绩的财政性日均存款达3亿余元至19亿余元不等,钱某某从中获取业绩奖励共计2400万余元。2006年至2015年上半年,在钱巨炎的授意下,钱某某先后10次直接或通过姐姐送给钱巨炎现金或银行存单,共计185万元。

  然而这远远没有达到钱巨炎安插钱某某到银行工作,作为利益输送“棋子”的预期。2009年上半年,因对钱某某的回报力度不满意,钱巨炎提出由钱某某出资720万元,以其孩子名义购买临安青山湖一套面积达512平米的别墅。为了把事情做得更有隐秘性,由钱某某女儿的名义办理相关手续,再把房子送给钱巨炎。作为“回应”,钱巨炎在此后财政性资金存放方面加大了对钱某某的支持力度。

  就这样,一条在亲情关系掩盖下的巨大利益链逐渐形成。从善如登,从恶如崩。此时的钱巨炎已经滑向了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受贿犯罪深渊。

  2014年7月,某银行董事会秘书张某某被检察院刑拘,得知消息的钱巨炎猛然想起,自己曾为其以权揽储,并收受过张某某的10万元现金。而且家里又有笔理财款委托其打理,加之2014年下半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浙江,“打虎”势头强劲,钱巨炎有些慌了。

  他找到其“亲友圈”中的涉事者进行频繁串供,向自认为不太可靠的“亲友”退钱退物。2016年11月,省纪委曾就其利用职权为妻妹钱某某所在银行安排财政性存款等问题,专门对钱巨炎进行严肃认真的函询谈话,然而出于侥幸心理等各种原因,钱巨炎在当时的谈话和在事后提交的书面材料中均未坦承自己的问题。

  2017年12月,其妻钱某出境被拒。钱巨炎和柴某某等人加紧串供,以统一2005年支付排屋房款的口径,应对组织调查。同时,还和妻妹钱某某统一了临安青山湖别墅与其无关的口径,企图掩盖违纪违法事实。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2018年2月5日,已调任省金融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钱巨炎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才彻底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就此发生了重大逆转。这位之前一直不愿正视自己问题的“鸵鸟”干部,不得不承认“的确存在许多违纪问题,而且有些问题已经是触目惊心的违法问题”。

  办案人员对其违纪违法事实抽丝剥茧的教育剖析,使钱巨炎终于承认:“他们这是在一层层地剥开了我的‘面子’,让我真切地看到了自己贪婪的内心,然后再寻找之所以发生这些问题的深层次原因。”

  人进钱眼便为“囚”。深入剖析钱巨炎违纪违法的事实,不难发现,他不论是为“亲友”等在财政性资金存放事项上提供帮助,通过利益输送共同谋取利益,还是为他人在房产项目受让、审批、工作调动、经费拨付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回报,其出发点说到底都还是如何让自己个人的利益最大化、怎样以最隐密的方式收受贿赂。以“亲友”关系掩盖,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种方式。

  “政治账、经济账、家庭账,本本都亏!”身处铁窗之中,这个在财政领域工作了35年的领导干部,终于有机会安静下来为自己的人生算算“三本账”了,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

  “以前没有感觉,失去时才发现,这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失落感。”在空荡荡的候审室里,钱巨炎涕泪交加,捂住发红的眼睛说道。(浙江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杨文佳)

    浏览次数: